美到没道理的食器们

2016-04-14 李淼

其实起了这么个绕口的名字,这一篇我想要说的就是食器。

我们可能都有相似的例子:在生活中突然看到一样器物,当时自己觉得美到不行,但却无法跟别人讲清楚这种美感... 对于大多数没接触过器物制造的人来说,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。我们可能会泛泛地说「白盘子」、「小花杯子」、「灰茶壶」等等这些最简单的表达,但听众往往不知所云。

稍微讲究一点,如果我们认真地把每一个食器能够呈现出来的外观讲清楚的话,其实是有这几个方面入手的:

材质

材质的分别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到:陶器、玻璃、瓷器、木器、金属。再细一些分类的话,木器也可以说明它的木料,金属也可以说明合金的种类。比如镍黄铜的餐具:

色彩

很多情况下,我们是很难用单纯的颜色去表达大部分手工器物的色彩的。比如:

对于陶器和瓷器来说,釉料其实就可以大致上代表了这种陶器的特点。例如我们说到在食器中非常出名的「粉引」——粉引的起源是由于古代日本没有中国用来制作白瓷胎和白釉的,含铁量极低的高岭土。而含铁量高的土,烧制出来的胎体非褐即黑,釉料也会变成蓝色或者褐色,所以日本当时的工匠只好在褐色的陶胎上刷上白色的土浆,让器物在烧成后呈现大致的白色。

然而毕竟陶胎还是褐色胎,所以这样出来的器物,就自然而然会有「露胎」的情况发生,这也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粉引食器往往有「黑点」的原因。

再比如「常滑烧急须」,这种技法是在清朝末年时,常滑的茶壶收藏家在引入了中国的制坯材料和技术之后,在日本仿造的中国紫砂壶。但由于使用的胎料与中国有一定的区别,所以常滑烧中呈现出艳丽的红色的产品也不是少数。

而遵循了古法烧制出的陶器,其实色彩的描述更加复杂。比如我们在国内也能听说的「志野烧」,尽管都是用了类似的釉料,但「雪志野」「鼠志野」「绘志野」等等分支所呈现出的「景色」,也各不相同。

「织部烧」所呈现出的复杂绿色和粗糙的肌理,同样也让人一言难尽。

当然,色彩变化最为丰富的,要算是「柴烧」了。同样的器物,同样的烧制手法,只是因为在窑内的位置不同,就产生了千差万别的变化——胎土中含有的白长石在高温下会熔化成液体浮现出胎体的表面,让表面自然生成一层自然釉。而自然釉中又溶解了胎土中的铁——铁这东西最奇怪的就是,在缺氧高温下会形成蓝色的釉色,而在有氧环境下又会形成深绿或者褐色的釉色。

而在这些釉层之上,烧柴的木灰也会不断粘到这些釉料的表层,熔解,让釉料的厚度不断增加。在这些复杂的「偶然因素」的影响下,就成就了「柴烧」的独特气质。

纹理

纹理可能是我们看到器物时最直接的一种视觉效果了。就拿大家最常放在嘴边上的「锤目纹」来说:

锤目纹最初仅仅是打在光滑的器物表面上,以增加它的手感,防止打滑——大多数日本的工艺其实都源自于实用主义——然而在现今,很多器物上的锤目纹事实上是增加了美观的效果。

而常常出现在粉引和白瓷、彩釉瓷上的这种纹理,实际上叫做「镐纹」。镐这个词在日语中的意思是「剑脊」,而在器物上呈现出类似于剑脊似的隆起,这就被称为镐纹。

然而,其实也有很多纹理,却被我们也误叫成了「锤目纹」,比如木器上的这种纹理,其实是叫做「蜂巢纹」——小心地用圆头刻刀刨出一块块排列整齐的圆形,最后在木料的表面就会留下一排排类似蜂窝的六角形。

如果使用其他形状的刻刀的话,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「立木纹」:

再说回到白瓷。瓷器的胎体制造中,最为常见的是「压模」——用机器模具来压制出想要的器型,一次成型,适合大量生产加工。这样的工业化产品几乎覆盖了我们在超市可以买到的全部瓷器。而最出名的例子,就莫过于这款在淘宝也是爆款的盘子了:

压模产品的出品稳定,而且产量可以扩大到非常高。同样,如果你对手工艺没爱的话,那么其实选择这种压模生产的产品,可以最大限度地回避开手工产品带给你的「意外」。

然而,大多数陶瓷匠人做的东西,都仍然坚持着手工制坯、修坯。这一类的匠人恐怕大家也有听说过:阿南维也,安藤雅信,大江宪一,大谷哲也,黑木泰等,村上直子等等。这一类食器的特点是器型自由,无论是纹理还是形状,都存在着一定的「偶然性」。换成职人们经常用的说法的话,就是这样的作品比较「有趣」。大多数匠人的气质,其实也都反映在了他们的手工产品上:

食器这种东西,我始终相信我们不应简单地以「这个盘子好贵啊所以我好喜欢」或是「这个盘子卖的好火啊我好喜欢」的角度去欣赏、爱护一件器物。随着你对「它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」,「它的独特气质是如何形成的」等等问题的不断深入,也就能慢慢明白一件真的打动你心思的器物,是如何从普普通通的泥土变成你的心头之好的。

最新评论

下载有调参与讨论
本文作者

李淼

微信号:threewatermiao


简介: 我希望做的事情,是从一个「懂日本」的中国人的角度出发,给你不一样的看日本的视角,带你体会不一样的日本文化。

有调 品质生活导购平台